云南政协报:保护生物多样性 共建美丽彩云南

云南资源禀赋得天独厚

主持人:大家觉得在云南举办此次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 约方大会方面有着哪些优势?

袁晓瑭:云南是全球物种高富集区和世界级基因库,享有“植物王国”“动物王国”“生物多样性王国”等美誉,物 种资源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广。

盛军:举个例子,西双版纳傣族自 治州的原始雨林在中国是第一的,然后云南还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热带雨林,比如说高黎贡山,这都是在国内屈指可 数的。省林业厅(现为省林草局)在 2014年的时候,做过一个云南生态功能 价值的评估,评估了13个指标体系,其中,云南森林生态功能价值超过了万亿元,排名全国第一,而且连续多年第一。 另外又说到普洱,普洱的负氧离子含量连续十年在全国也是排名第一,这就说明我们的生态功能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郭凤根:云南在生物多样性方面有着突出的优势。生物多样性体现在三个层次,即生态系统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在生态系统多样性方面,云南的资源优势得天独厚,除了没有海洋和沙漠两种生态系统,其他所有的生态系统在云南都能找到。物种多样性方面,云南的土地面积虽 然只有全国的4.1%,但是我们的物种数量非常丰富,脊椎动物、高等植物、大型真菌和地衣等四大类群的物种数均超过全国总数的一半。另外,遗传 多样性也很丰富,像水稻、小麦、蚕豆、油菜等作物的地方品种资源都是非常丰富的。所以,不管从哪一个层次上来讲,云南在生物多样性方面可以说有着丰厚的资源禀赋。

赖庆奎:在自然保护区建设方面,云南从1958年开始建立了第一个自然保护区,到现在为止,我们有161个各种类型的保护区。这足以见得云南在 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还是下了很大的 力气。

黄雅云:云南在生物多样性方面有着很大的优势,所以更需要我们下足功夫,来做好保护工作。比如要保护好蓝 天、白云、湖泊、土壤等,这也是保护好我省生物多样性的一个前提。

困难和挑战并存

主持人:云南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呢?

袁晓瑭:省委、省政府历来重视生物多样性和物种资源保护工作。1995年,在全国率先成立了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委员会,制定出台多项地方性法规,基本形成生物多样性保护制度体系和法律法规体系,生物多样性和物种资源保护重大专项、物种资源调查和出入境执法检查等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郭凤根:云南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也比较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立法方面,已经颁布了《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这个条例从2019年元旦节开始实施。二是云南已初步建成了以自然保护区为主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三是构建了一大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研究和技术平台。比如西南林业大学有云南高原湖泊研究中心,国家林草局昆明勘察设计院有野生亚洲象保护中心等。此外,云南省已经建设了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基因库。

主持人:大家觉得云南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存在哪些困难和挑战?

袁晓瑭:经调查分析,我省生物多样性和物种资源保护仍面临诸多问题和困难,主要是:生态系统保护力度不够,物种资源流失严重,外来物种入侵形势严峻,边境线境外生物多样性破坏严重;法律法规体系建设缺乏统一规划,政策制度修订滞后;生态环境监管 体制改革不到位,科技创新保障工作基础薄弱,全民生物多样性保护意识尚未形成。基于上述问题和短板,省“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及经 济工作会议均强调,要实施生物多样性重大工程。这充分体现了对生物多样性保护一以贯之的重视。

盛军:生态系统是一个闭环系统。闭环系统就是任何一个环节遭到破坏,恢复起来都非常困难。所以生态系统非常脆弱,需要我们大家携手来保护。

赖庆奎:云南是一个山区,也是一个欠发达的内陆省份,保护与发展方面 的矛盾还是非常突出的。另外,我省的一些农村地区基础非常薄弱,因此生态环境保护的压力很大。换句话说,我们可能存在资金支持力度不够的问题。 最后,就是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人才短缺的问题,尤其是在基层,就更为凸显。

黄雅云:其实对土壤的保护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中的重要一环。我是从事农业方面的工作。我发现,云南在土壤保护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是过量使用化肥,导致土壤板结、土壤肥 力下降等情况。还有就是在过量使用化肥以后,就会导致土壤里微生物群落 的失衡。二是白色污染。现在地膜使用量越来越多,但我们发现,很多群众在使用后没有把地膜揭掉,地膜就会残留在地里,这样对土壤的污染也是比较严重的。现在,最大的困难还是在认知层面。因为大家用了几十年的化肥,过去,因为有了化肥,解决了温饱问题,所以大家对化肥的依赖性非常强。因为现在畜禽粪便越来越少,所以也促使化肥的用量越来越多。

 郭凤根:刚才黄委员提到了土壤污染这一块,我觉得云南还有一个这方面的工作需要重点来做,就是对土壤重金属污染的防治。在我们对矿产资源开发以后,大量的重金属本来是 埋在地下的,现在跑到了地表面上,通过雨水冲刷,把农田污染了。这方面需要引起重视。另外,外来生物入侵也对本地的生 物多样性构成了威胁,像大家都知道的紫茎泽兰是一种破坏草,每年以20多公里的速度向周围扩散,现在整个西南地区都有了,海拔4千米以下的地方都能找到它。外来物种对当地生物多样性的破坏是非常大的。

加大生物多样性保护力度

主持人:大家对生物多样性保护有 哪些好的意见建议?

盛军:一是要弄清底数。最近几年,以云南农业大学为主的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团队为此作出了很多贡献。我们建立了全世界最大的生物资源大数据库。下一步,我们还要把这些核心的技术优势应用到周边国家, 建成一个泛南亚东南亚的生物多样性大数据库。 二是在保护的基础上要探索如何 进一步开发利用,让其服务于云南经 济社会发展。例如,云南的森林资源非常丰富,就可以做大做强林下资源。我认为,我们对林下资源的开发利用,还不到5%。这也说明了,云南的林下资源有着巨大的潜在价值。 三是要充分利用现代信息化技术和现代生物技术,深度挖掘具有云南特色、中国特色乃至世界独特性的生物资源功能,进一步实现应有的价值。再说得具体一点,比如像特色生物资源的深 加工问题,由于云南生物资源丰富,我们往往在做原材料出口。下一步,我们应该增加农产品的附加值,真正实现生态效益。

袁晓瑭:要着眼目标定位,创建“国家生态省”。应站在国家战略高度,深化对云南在中国、在全球的生态地位的认识,剖析“云南现象”、总结“云南经验”,科学谋划“国家生态省”建设,创新体制机制,破解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 盾,探索“云南模式”,为全球生物多样性可持续发展提供中国示范,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成就的重要窗口。 要突出立法重点,完善立法体系。尽快把制定出台云南生物多样性和物种资源保护法规纳入立法规划, 进一步完善出入境查验监管领域执法 体系,指导生物物种资源的收集、保 护、保存、研究、开发、贸易、出入境等 工作。 其次,还要强化协调配合、建立国 际环境保护合作机制;加强基础设施投 入,提升科技创新保障能力。 黄雅云:在土壤保护这一方面,现 在国家已经在提倡“双减”,即减少化肥 和农药的投入量。希望在“十四五”期 间,能够在云南把“双减”的好技术、好 产品推广开来。政府要花大力气去推广有机肥、土壤修复和土壤改良的一些调理剂,以及微生物肥等。 另外就是云南应该把生物多样性作为一个非常有特点的定位,对外去宣传,从而带动旅游业的发展。

郭凤根:我建议,要尽快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云南虽然已经立项建设了13个省级国家公园,但是,只有香格里拉的普达措国家公园是纳入了国家的盘子。如果利用建设国家公园的战略,把更多省级国家公园建设纳入国家层面的盘子,争取 到建设经费,那么,我们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一块的工作肯定会做得更好一些。 其次,要充分利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国家战略,在生态补偿的长效机制方面做文章。要充分挖掘利用我省各个少数民族中与生态文明建设高度契合的文化信仰元素,既促进我省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又有利于增强文化自信。

赖庆奎:我认为,首先要把人才的问题解决了。其次是要探索生物多样性保护体系建设。云南要根据自己的特色,建设不同的国家公园。比如说, 在大象的保护方面,政府也是花了很多心血,那么下一步我们要摸清野生象的底数,以野生象为主题,打响自然保护 区的品牌。


来源:云南政协报    作者:皇甫丹霖 张莹莹   责任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1日